就说了不是僵尸粉了

微博乐乎同名 id漆七别叫啥僵尸妹子了hhh

【勇维】靴子、项圈和糖(一)


BDSM,纯粹夫夫小情趣,无任何肉体伤害,但有一定过激行为和ooc,不接受的慎呀

欢迎病友找我玩

整件事的开端是那个包裹。

包裹里面是勇利忘在日本的、自己房间里的一些生活用品,妈妈嘟哝着俄罗斯毕竟是异国他乡,担心儿子水土不服而一股脑打包寄了过来。

勇利忙于训练迟迟没有拆包裹做整理,而维克托难得没同他一起行动,在家里久违地做起了保洁工作。期间维克托给他去了电话,问他是否介意自己帮他整理行囊,而他和维克托已经进入老夫老妻的状态,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肚子上多长一层肉都要瞒着偶像不能一起睡的小粉丝,直接说好便挂了电话。

这一切导致勇利回到家时对于那个神情有些怪异的维克托毫无心理准备。他看到维克托坐在那张买的时候因为他的品味而争论了半天,最终还是被搬回家的红色太妃椅上看他不知道哪个年代看过的色情读物,一边对他说:“勇利,我真意外你还有这方面的兴趣。”

勇利虽然在遇见维克托之前没有性经历,但他并不冷淡,也像正常男人一样有过冲动和经常硬起来的青春期。他并不刻意追求,但多少也在同学的传阅活动里得到过一两本大尺度的色情刊物,自然碟片也看过不少,这里面恰好有sm也不奇怪。

他对项圈,绳子和皮鞭没有偏爱,也不抵制。而那本封面女郎被吊起来塞着口球喘息的书不过是正好留在他床底,夹带在其他行李里漂洋过海,被一片好心的妈妈送来俄罗斯。

然后现在,正光明正大地躺在他男朋友的手上。

维克托把小黄本翻完,优雅地叠着双腿,支着他那张漂亮的、过分年轻的脸轻轻眨眨眼,对他的土下座视而不见,对他说:“勇利,我想如果仅仅是这样,我很乐意配合你。”

勇利的心咯噔一下,他由下而上地看着他那个总是给他惊喜的男朋友,没办法组织好语言:“…我们玩这个吗?维克托你是哪边?”

“如果勇利想要支配,那我就臣服。”

维克托答得干脆。

勇利咽了下口水,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那种感觉。

每个男人都或多或少幻想过对自己的伴侣能够完全地支配,或者是来一些暴力和发泄式的性爱。何况他的恋人曾经是神坛上他遥不可及的对象,而且长得相当迷人,肤白腿长,是个让人压不住糟糕想法的标准俄罗斯美人。

他理智上知道应该对维克托解释自己没有这方面的癖好,但他几次想开口都喉咙发干,最终他听见自己说:“如果维克托不介意,那我们就试试吧。”

勇利做什么事情都相当认真,他花了好几天偷偷补课,去相关论坛学习,厚着脸皮订购了不会伤到伴侣的专业用具。最终到家的器具数量有点大,他还被维克托嘲笑了半天,说他是积蓄了二十三年能量的了不起的处男。

他觉得自己大概没办法把角色扮演得很完美,他同维克托说他们大概只能玩些不专业的、给普通做爱增加情趣的小小玩法,维克托还是耸耸肩表示无所谓,然后温柔地吻了他,奖励他学生在房事上如此认真努力钻研的行为。

他不知道维克托事后是如何在克里斯面前绘声绘色地描述着自己年轻的恋人为了和自己玩情趣进行学习的认真模样,最后以“年下真是太可爱了,如果你养一只大型犬,说不定都不会有他甜。我向你保证如果你告诉他想为他怀孕,他绝对不会明白你是想跟他无套做爱,他会感动到流着眼泪带你去见家长。”作为结尾,结束了一个晚上的炫耀。

之后的某天晚上勇利和维克托躺在一个被窝里,勇利在为维克托剪他的指甲,他握着恋人骨节分明的手,轻轻吻了吻:“维克托,我准备好了。”

维克托一瞬间有些僵硬,但很快恢复过来,他温柔地看着勇利:“那就来吧,我随时都为你准备好了。”

“嗯…维克托,你认为安全词应该是什么比较合适?”

“我还以为我们俩不需要这个。”

“我会控制自己,但是…”勇利咽了咽口水,“我想安全词还是必须的。维克托,可能你会觉得我一直很畏怯,但是我想尽我所能给你最好的。如果要玩BDSM,那我也想为你做到极致,要玩就认真地来,我不想那个时候再试探你的底线。”

维克托安抚地摸了摸他的鬓角:“OK,那么就雅科夫好了。如果我在性事里甚至开始提到他,那我们也基本上要玩完了。”

接下去的肉走→

http://m.weibo.cn/2387181712/4067264431152477

评论(23)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