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说了不是僵尸粉了

微博乐乎同名 id漆七别叫啥僵尸妹子了hhh

【勇维】你还要不要你的脸了(二)

继续美妆Paro 三发完结的第二发~


3、

 

神秘男子深夜进出胜生勇利独居公寓,人气偶像性生活成谜?

——《番茄日报》

 

 

“你晚上会抓你的脸,人在睡梦里的无意识行为,觉得痒,就控制不住要抓。”维克托温柔地替他解开绳子,把包裹着他的手腕、垫在绳下做保护的毛巾抽出来,仔细地检查了他的手,“我总不能放任你的脸被你抓花。”

 

“你,你为什么会发现我抓脸?”

 

“嗯?替你盖被子的时候?”

 

勇利的脸红得有些异常,他匆忙往后退了几寸,把手抽了出来。

 

“你下次别这么做了,我的房间暖气很足,不需要盖被子什么的。”

 

“盖被子当然是借口,勇利。”维克托的眼睛笑得弯起来,他看上去精神饱满,放松愉悦,“我昨天发现你的小腹松弛了,为什么明明在拍戏过程中这么辛苦、还是发胖呢?你今天的早餐我准备了沙拉。”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肚子上有肉啊……

 

勇利这样虚弱无力地在心里感叹着,起床去摸前一天准备好的便装,却摸来了自己并不熟悉的一套新装。

 

“你的街拍我提前看了,都是简约风——如果不说得好听一点的话,就好像是一个年过半百的、性取向直得像电线杆一样的男人刚刚放下市场里切肉的刀,提起刚杀好的猪肉就跑来做你的服装师了。”维克托切了半个水煮蛋放在勇利的碟子里,配着沙拉里的两个小虾仁显得有点凄惨,“你至少应该学会基本的审美,每天身上的颜色不要超出三种,不要穿得像还不起助学贷款一样的大学生那样出门——那是我昨天给你挑的衣服,帐记在你请我的费用里了。顺便,你的领带我丢掉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维克托,你为什么为我做这些,我知道,我现在付给你的钱根本没法和其他雇你的大牌相比。”勇利对着镜子笨拙地调整着自己的衣领,他受宠若惊了,心里涌出些期待来,“你是不是还记得…”

 

“记得什么?勇利,你别看错了美容师。”维克托走进卧室,环抱着手臂靠在门栏上看着他,“美容师都是为了美什么都会做的怪物……我现在并不担心钱,但我看到你,就觉得灵感涌动。你的素颜非常纯净。”

 

勇利无法描述自己的感觉,他被很多人肯定过、否认过,但没什么比维克托的肯定更让他感到被支撑和认可。

 

“我会…我会加油喜欢上自己的脸的。”他轻声说。

 

维克托贴近他,从背后环住他的腰身,替他扣好了下腹的扣子。

 

“你的肚子真的大了,勇利。”维克托说。

 

 

勇利把难得的、只需要去公司开会上演技班的日子混过去,又返回片场。导演喊停,全剧组的午饭时间,他坐在休息处,对着闪着油花的便当犹豫了半天,没能下筷。真利快步走过来把他的餐盒收走,放了盒惨杂着蔬菜和全麦面包碎的便当在他怀里:“你的美容师太甜了,我都经常忘记给你准备减肥餐,你们这么快就搞上了?”

 

“等等,别在片场说这么大声…”

 

“勇利放心,我们都是清楚的,都是圈内的不用在意这些啦。”披集坐过他旁边,躲着真利的视线给他夹了个蛋卷过去,“恭喜你泡到维克托,他一定是个体贴的情人。”

 

披集是个人气稳步上升的明星,比他走得好的时候就对他非常亲切,是他难得的好友。勇利苦笑着把蛋卷接过去,吃得腮帮子鼓起来。

 

“你们的情报都是哪里来的??”

 

“哦哦哦这不是维克托的年轻小男友吗?你的屁股很辣,维克托福利真不错。”克里斯拉开凳子和他们凑了一桌,他注重容颜保养,常去维克托那儿是圈内圈外都知晓的事,“还没打算公开吗?真是甜蜜又青涩的地下恋情啊。”

 

“不,所以本人现在都还不清楚,请不要乱说…??”

 

“真是感人的,不被世人承认的爱情……‘啊,我eros的象征,我的王,我胸口的鸽子血般浓醇的爱,越是被压迫,越是没办法忍耐。’”扮演女主角的、宅男梦想般的温柔少女优子念着台本上的台词,热切地望着陪她搭戏的勇利,“祝你幸福。”

 

“为什么连你都知道????就说我和他没有…”

 

“对我就不需要否认了,我理解你的。”

 

“……这样不是感觉很亏吗,明明我亲都没亲过一下。”勇利摸摸鼻尖,有点像吃力不讨好的小狗儿。

 

“诶,你想亲吗?”优子眨眨眼,“我还以为真的没什么不纯关系,只是在打趣你而已。”

 

“诶,你想亲吗?”当晚勇利带着一身疲惫回了家,维克托眨眨眼,“你早说,你第一次哭我就亲你了呀?”

 

“……你们是不是私底下有个我没加进去的LINE群?”

 

4、

 

知名导演XXXX再开新章,迟迟未定男主角,究竟还原OOOO笔下天才灵魂少年的选角花落谁家——?

——《番茄日报》

 

大街小巷里都传着OOOO成名作电影化的消息,或许是OOOO掀起的热潮太劲,还未开始拍摄就机具话题性。

 

真利挥舞着手机同勇利争执了好几句,勇利低着头不太耐烦地回应着,两个人的气氛冷得几近结冰。

 

“勇利,你不能放弃这个机会…你应该和他好好谈谈!”

 

“……姐姐。”勇利不愿再交谈,拎着包就下了保姆车离开,他的公寓已经离得不远。真利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她没办法左右在某些事情上过于倔强的弟弟。

 

她拿着手机看着屏幕发了会儿呆,最后拨出了一个有些陌生的号码。

 

勇利吸了一口长气,又缓缓吐出来。这件事他没那么容易突破自己,他走在回家路上,满脑子都是大学时候的导师说过的话。

 

——勇利,你太过在意自我了,你想演好戏,你得是你自己,但不能全是你自己。你的演技并不输给任何人,你拥有天赋、灵感和足够的感情,但你没办法全情进入你的角色,疯魔状态的人是无所谓美丑的。

 

——勇利,为什么自卑?你没办法信任自己的哪里?

 

……

 

早晨同他见过面的导演请他做出本真的演技,半素颜出演,他杯里的冰块碰撞着发出激烈的响声,真利扶住他颤动的手,同导演说了会考虑。

 

勇利把额头埋进交合的手指之间,他的状态很糟糕。

 

“维克托…”他轻声呼唤着。

 

快来救救我啊。

 

“勇利——别过来!”

 

勇利被自己助理的吼声震慑,他原先发着呆,听到警告刚想跑走就被原本堵在自己公寓面前的媒体记者们团团围住。助理南健次郎哭丧着脸从他公寓门口跑向新的包围圈,艰难地活动着娇小的身体帮他隔开热切的媒体。

 

“勇利正在拍摄活动中,之后的工作打算还要听公司的安排,请大家更多关心他的工作——”

 

南健次郎的公关话语被淹没在问题的浪潮中,勇利站在人群中间,困窘得几乎要冒烟。

 

“圈内知情人士曝光您和美容师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最近来往密切,您的童年照也一并曝光,您的鼻子究竟是怎么来的?整容是真的吗?”

 

“一直打造的纯净男神形象崩塌你是怎么想的?粉丝们再三认证您是无公害绿色偶像,您现在又频繁进出美容院要如何解释?”

 

“我没有整容,我可以向所有粉丝发誓,我没有在自己的问题上有过任何保留。”勇利理顺了话头,“我和维克托是朋友。”

 

“听说他已经住进您家了,这样也是朋友吗?是不是术后贴身护理?”

 

“您的澄清仅仅是这样吗?之后会有后续解释吗?”

 

“他无权对这件事做什么解释。”银发的年轻男人拉开车门走下来,他甫一发声就吸引视线。他走进焦点圈,隔着人群同处在中心的勇利对视。

 

“他的脸归我管,我才有权做解释。”

 

Tbc.

 

虽然是没肉的勇维,但是自己都觉得一股维勇味……小猪先生,请您也男前一会吧。

这个本来想分上中下的,结果怕自己写爆字数就装模作样连载了,现在感觉上中下稳稳的,下次就完结掉。

 

 


评论(6)

热度(65)

  1. 维勇Yuri就说了不是僵尸粉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