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说了不是僵尸粉了

微博乐乎同名 id漆七别叫啥僵尸妹子了hhh

【勇维】小夫夫傻白甜日常(一)

单元剧,每篇独立,前后不影响

食用愉快w



维克托近日心情不太好。

他们俩在一起时间长了,有了某种亲密的默契,在这样的默契下,很少有争吵和冷战是一块小甜饼和一个拥抱、一次漫长的亲吻解决不了的。

那场纠纷起源于某日他俩被邀请去参加一场婚礼,庆典上两位新人热情相拥,台下共同出席的情侣也被邀请用一个对视和拥抱来分享甜蜜——维克托那时候已经抬起双臂,但勇利压住了他,仅是在灯光昏暗的地方握住了他的手,紧实地。

维克托的那点儿不满在勇利的结实有力的手心消散了,但在这之后他故作轻松地提出要同他这样牵着手在会场外面逛逛的时候,勇利为难的神情让他再一次燃起了难言的不悦。他的亚洲恋人可以同他做所有情侣都做的事,但不能在聚光灯下,因为他的身份——即使他再三说过他无所谓。

“勇利真是过分啊。”维克托看了下表,拉开车门把自己送进去,“好了,婚礼结束,你的地下情人要自己回家了。”

勇利有些手足无措地敲了敲窗户,他过分的童颜的脸透出强烈的无辜——就像维克托才是那个冷酷拒绝同他在外亲昵的恋人。维克托知道他或许怀有歉意,但绝对没有悔意,这个男人就是这么顽固。

“维克托,我会补偿你的。”或许是意识到这句话说得过分傲慢了,勇利有些吞吐,“我…我会给你买那天我说闻着味道就不喜欢,你吃了我就不跟你接吻的那个辣椒冰淇淋。”

“那我吃了你还会和我接吻吗?”

“……”勇利犹豫了下,维克托插入钥匙点了火,他慌得使力拍了好几下平时舍不得、拍不起的车窗玻璃,“接的,接的,你吃了那个冰淇淋帮我口交都行。”

“wow,勇利的趣味可真了不起。”维克托感叹之后也没有给他开门的意思,只是把车窗降下来,不再同他隔着玻璃交谈,“然后呢,你想跟你的地下情人回家吗?多余时间我是要加钱的。”

勇利被他逼得没办法,通红了脸把下巴搁在车窗上:“我知道我没有你有钱…你想要什么?我给你策划一次新鲜的性爱行吗?”

“你又想用这个说服我吗,勇利。”

勇利小声说:“我前几天发现你给我买的套有点紧了,或许我们应该去换个SIZE的试试。”

维克托爆了句粗口,帮他把门打开了。

尽管如此,那几天维克托确实兴致不高。他们俩之间横亘着的观念问题让一向没什么阻碍的他有些情绪低落,并多少积累了些压力。勇利主动地包揽了好几天为马卡钦捡屎的家务工作,他蹲在地上收拾的时候马卡钦蹲在他旁边,维克托路过,摸了他俩的脑袋,你一下我一下,马卡钦欢快地叫了一声。

勇利:……

勇利反复制订了好几个性爱计划,拿去和克里斯商量了几个来回,都被克里斯用“我要是维克托,我比较乐意你冲进家门直接把我衣服撕了压在地板上强奸,也不想被你这么干,亲爱的,你是个gay!现在直男都不正干了!”驳回,后面巴不得直接加入他们的gay蜜下午茶小聚会去偷听。

维克托那天回到家,拉开卧室门就觉得生活大概给了他一个了不起的惊喜。他的爱犬趴在床边咬着他男朋友披在肩上的外套(那件外套是他自己的,有点大,勇利在那之下显得有点瘦小)往下拽,他上前去把马卡钦抱走,连带着把外套一路扯下地——外套拉链带下来一团毛茸茸的东西,他很快认出那是假发,而勇利脸上画了点拙劣的妆,身上穿了条松垮垮长裙,他裸露在外的、属于运动员的线条优美的四肢在拙劣的扮相下仍有些色气。

“……”维克托有些惊讶,几乎把这几天的冷战给丢到一边,“你在做什么?”

“我…我想扮女装,和你出去约个会,我是说,可以光明正大牵手拥抱那种。”勇利羞得快把自己埋进被窝里,他的睫毛膏有点脱落,看着有些傻乎乎的,“当然被媒体拍到还是不太好,不过或许上个街还是没问题。”

维克托蹲在床前,他心里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别的情绪。

这就是他的生活。他们没办法改变的糟糕的事,还有做以调剂的、两个人在一起的傻乎乎又软绵绵的时光。

勇利眨眨眼,没再说话,维克托把他的睫毛膏用手擦去,凑过去认真地吻了他。

Tbc.

碎碎的、前后剧情不影响的单元剧小甜饼w想写写看笨蛋夫夫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