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说了不是僵尸粉了

微博乐乎同名 id漆七别叫啥僵尸妹子了hhh

【勇维】爱

主页520活动投稿,关键词“我爱你”的意识流产物。




苦菊很脆,咬下去的时候醋的味道在苦之前冲上来,吞咽下去,橄榄油的余味会萦绕口腔。


黑胡椒撒得不太均匀,酸味浓郁,只要在舌尖略过去就能非常清楚地知道,这就是勇利做出来的味道。维克托因为酸味而轻轻蹙眉,那种味道有点撩人,会让他在夏天也克制不住食欲。


勇利把一碟子甜玉米端上桌,他清楚地看到维克托的鼻翼耸动,有些受不了的样子。于是把那份黄色的、甜美的诱惑收回冰箱,维克托一直盯着他来来去去。


勇利背对着他摸了几次自己的鼻子,在手掌的掩护下把弯起来的唇角压下去。回过头维克托好像有些疑惑地停下了进食、支着脑袋看他。


“勇利在笑什么?”虽然是这样的问句,但是维克托的话语里并没有质问的意思,那种宛如蜜糖般流淌着的温柔的语气里只有诉说的味道。勇利非常迷恋那样的语调。


“我只是在想,维克托也会有为体型烦恼的一天啊。”


“诶,我多少也是有…”维克托把余下的话吞了下去,他思考了会儿才笑着开口,“虽然这么说有点刺激长期减肥的勇利,不过我好像真的是第一次减重。以前也有因为增肌的需要限制过饮食,不过被雅科夫要求控制体重还是第一回。”


勇利放大了瞳孔,最后还是嘟囔着不愧是维克托啊而叹了口气。


“会很饿吗?如果是那样,我就煮一点鸡肉放在你的沙拉里。”

“不。”维克托叉了一块胡萝卜,垂着眼睛微笑起来,“像勇利那样完全限制的节食方式我也想尝试一次。毕竟教练要了解学生的全部嘛。”


“而且这种体验也很新鲜。”


维克托补充了一句。


勇利暧昧地“啊”了一声。他在那天的训练里,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教导着他动作的维克托的反应。无论饥饿与否,断绝碳水化合物的摄入以及减少进餐的空虚感都会让人焦虑烦躁。


他对维克托的反应有担忧,但更多的是好奇。


他非常清楚自己并非盲目,但是又能够非常切实地确信,无论维克托发火、哭泣或是陷入某些未知的情绪,他都会喜欢。


那是一种非常踏实,又柔软的情感。


维克托对他的教导一如往常,因为认真而凛然的声调和直截了当地指出他弱点的说话方式都并未改变,休息期间也依然亲密地同他耳语,像是完全不受影响。


只不过他能注意到的是维克托的出神。


维克托是对自己正在专注的事情非常投入的人,而这种单纯不加掩饰的情态也非常吸引他。不过在这种他应当装傻充愣给伴侣留出思考空间的情况下,他又巴不得维克托能隐藏一点。


他一直到两人回到家才忍不住问了出来,维克托看着他在锅里融化了味增块,深深吸了一口气。


“维克托?”


“为什么勇利的味增汤就会比较香呢?在此之前,我还觉得类似的东西,在便利店买的味增块味道一样的话,就不会有什么差别。”


“因为我是用牛奶来融的,维克托会比较喜欢这种唔…”


维克托轻轻地吻住了这么说着话的勇利。


“你刚刚融化味增之后,偷偷喝了牛奶,那个‘奶胡子’还挂在嘴边。”


“维克托真狡猾。”勇利小声埋怨着,然后红着脸踮起脚回吻过去。


他们俩在香味浓郁的一锅汤之前亲吻。


“我最近是不那么能够控制食欲——不如说是,我的食欲增加了。是勇利把东西做得太好吃的错吧,我有这么想过。不过我大概是各方面都…”


“维克托,这个时候就不要说什么SEX的事了。”


“不是说性欲啦。”这么争辩着的维克托,鼓着脸像小孩子一样,“我是说独占欲啦,想到处旅行看看的欲望啦…当然是和勇利一起。”


“维克托也会想独占我吗…”


“嗯嗯嗯,所以你不准再——”


“啊我就知道维克托还再计较这个,都说是之前认识的女设计师了!”


“嗯嗯,我会尊重勇利的异性交往,不会计较了。”


“根本就是敷衍,那天我只是和她打招呼维克托就很紧张地凑上来。”


“你有发现我在意吗?所以之后是因为觉得抱歉所以那晚才那么做的吗?”


“别把床上的事现在就拿出来讨论……”


他体会过的那些新鲜的感情,多半是和勇利相遇之后产生的。


从生下来的第一口母乳开始,就从未停止过进食。作为俄罗斯人而喝下红菜汤,吃着红烩牛肉和黑面包,与勇利相遇之后尝试的猪排饭和味增汤,体会到的日本的味道。


吃下的每一口东西都是构成身体的一部分。而进食的欲望就像是存活的欲望般不可思议地,在遇见勇利之后发生了改变,甚至影响到他一直以来都坚持着的滑冰事业。


不过勇利似乎是体贴着他在减重,对他的体贴加了倍。这样子额外提出一些什么要求也不会被拒绝的样子。


维克托一面这么想着,一面凑上去说着晚上的计划。勇利被他折腾得脸红扑扑地,又不得不看着沸腾的汤锅,模糊地应着他的话。


就如同是在之前的漫长人生里将之奉献于滑冰的自我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对于生活的温情被灌注到其中,诞生了爱,而那种新鲜的东西又完善了之前带有冰冷灵性的自我。


那是与“你”相遇的意义。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