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说了不是僵尸粉了

微博乐乎同名 id漆七别叫啥僵尸妹子了hhh

【勇维】你还要不要你的脸了?(一)

被主页感染得好贤者……我的停车场大概要修整了(。)清水到牵手都脸红的小纯文

我不会化妆,里面美容相关都是瞎掰。

1、

由《命运的雅科夫》达到事业巅峰的王冠娱乐当红小生胜生勇利被拍进入知名美容院,神赐美颜竟出自手术刀?

                       ——《番茄日报》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见过的明星不少。他对于漂亮的脸孔的兴趣非常普通,就像妇产科医生面对撩起的裙摆无比自然一般,他作为美容院的医生,对着端整的五官,大概也只有上去画几条线算算比例的兴趣。

但是他从黑发年轻人的口罩之上看到那双红褐色的眼睛的时候,他还是有点儿动心。他记得在最近很红的电视剧里,这个熬了些年头的青年终于凭借色气的演技把自己从三线直接送进当红那一栏,那双眼睛彼时微微弯起来,上挑的眼角十足勾人。

而现在,年轻的演员站在他面前,有些局促地不肯拉下口罩,双眼湿漉漉的,睫毛颤抖的时候还有点像小绵羊。

真人比荧幕上可爱十倍。

维克托在心里偷偷打了分。

“下午好,你卸了妆吗?把口罩取下来。”维克托眨眨眼,他的声音软得像新鲜的蜜糖——这种良好的态度持续到勇利把口罩摘下来,露出一张被化妆品折腾得一片惨淡的脸孔之前。明星成日上妆的情况并不罕见,但皮肤状态这样糟糕的是维克托第一次见。

维克托没忍住,用手托着勇利的下巴挑起来细看。勇利褪了戏服的时候不习惯被人这么盯着看,脸贴着脸,面颊红得有点过分。维克托对这个距离毫不介意,甚至有些享受,他情意绵绵地把勇利的脸拨来拨去看了个透,再情意绵绵地了口。

“勇利,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继续保持这样的上妆状态,你的脸不到25就会溃烂的。卸妆,现在马上,不然我没办法解决你的问题。”维克托下了命令,在美容医生前暴露素颜不过是最简单的指令,但勇利却露出为难得要命的神态。

“我不化妆很丑……哈,虽然现在也没多好看。老实说,我觉得我大概很依赖我的妆。”勇利沮丧地坐下,他在医生面前保持坦诚,但仍然无法突破心理防线,“我现在卸妆也没用,除非退出娱乐圈,哪怕是没日程的时候,我也做不到上点底妆就出门。”

“你的眼睛很漂亮,鼻子很挺,唇形也很美。”维克托注视着他,微笑道,“你卸妆了不可能会丑,现在卸掉吧,还是你准备带着你的无意义的羞耻心一直到你因为脸部溃烂停止你的事业?”

勇利沉默了一会儿,指甲摩擦着裤腿拿不定主意,但他的犹豫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维克托打电话把他的经纪人真利和助理南健次郎叫进了看诊室,两人合力,架着他的胳膊把他绑在椅子上。维克托在他的哭喊和挣扎里,爽快地用卸妆棉把他的脸擦得干干净净。

勇利一脸不可置信地坐在椅子上,他甚至忘了去遮挡他的脸,他好像被剥光了衣服扔到舞台中央,那种巨大的羞耻让他甚至没办法有任何应激反应。助理和经纪人说着对不起你听医生的吧抛下他就走,维克托观察他脸上不干净的小东西的时候,他瞪大眼睛坐在原地,倏地掉下了一排泪珠子。

“……诶?”

维克托捏着卸妆棉,被突如其来的哭泣镇住,他好像把小男孩儿的心理承受能力估计得太高,然后现在状况明显是他玩脱,不可收拾。

“你,你哭什么?我要怎么安慰你,我应该吻你吗?”

维克托慌张地性骚扰着勇利的时候他的师弟尤里踹门进来,听完他说的话宛如现场遇见傻逼玩命,把要给维克托的文件洒了一地。

勇利抽抽搭搭地含着泪水看过去,三人面面相觑。

“我靠。”尤里说,“你连痘坑这么多的都不放过?”


2、

偶像的眼圈为何而红?片场拍到胜生勇利脸部明显带着哭过的痕迹——究竟是行业排挤还是私生活感情受挫?带您走进娱乐圈的水深火热那些年。

——《番茄日报》

“勇利,你今天要彻底把妆卸干净哦?”真利把保姆车的门拉好,外面的小迷妹心疼地大喊着“胜生哥哥你别哭!胜生哥哥别流泪!猪排妹妹永相随!”,震耳欲聋。

“啊,啊,又可以不用出门一个星期了吗……假期啊,真难得。”勇利僵硬着脸和外面的女孩子打招呼,他有点害羞,饭撒总是做不太好。

“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刚走红的、熬了五六年的艺人哦?这个时候不加大曝光率,你是想糊到扶不起、回老家天天泡温泉吗?”真利头也不抬,“让你卸妆不是指要你休息,是让你的皮肤呼吸,明天只需要去公司上演技班,最多只会在下车和单位门前一百米的路上被拍,你不要那么多包袱,上个底妆就行。”

“为什么突然这样要求??”

“还问为什么?当然是因为维克托要求了啊。”真利理所当然地,“他可是爱抖露界的神之魔手,不听他的你打算怎么样?脸烂掉然后回家去开温泉吗?”

“现在又不是在他面前,不需要这么听他的话吧?!”勇利双手抱头崩溃地抓挠着后颈的头发,“反正我也红不了几年的,随便怎么折腾都好…”

“你要浪费你这张多少艺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娃娃脸吗?还是说你真的希望维克托做你的贴身美容师啊?他很贵的,你起码再努力打拼几年才能考虑。”真利顿了顿,“不然你就去泡到他?到时候成了你男朋友你不就随便想怎么用怎么用。”

“我的性取向没有随便成这样吧,姐姐。”勇利叹了口气,脸却忍不住烧起来。

他一直喜欢维克托,不过维克托已经认不出他来,所以这件事怎么样都没所谓了。

他很努力,在演技上的付出他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圈内人,然而红不红这种事要看缘看命,他也没准备火多久。他心理素质不过关,总归都是不够看的。

圈里人觉得自己好看的十之八九,剩下一成人觉得自己非常好看,而他特别独特,他觉得自己难看。

“勇利,你电话。”

勇利没来得及做反应就听到对面传来的、语尾都要冒出爱心的声音:“勇利,听说你没有乖乖保养皮肤的打算?那今晚我会让你的助理把我接到你的公寓的,暂时的随身美容师我大概乐意为之,之后会把账单寄给你的。你就努力工作吧。”

“诶?”

“那么,晚上见。”

“诶,那好,晚上……嗯嗯嗯嗯嗯嗯???”

嗯?

等等。

家里已经快成为他唯一放松的地方了,他不用担心自己的美丑,而他喜欢的人突然说要住进来,他突然觉得自己鼻子也不是鼻子,眼睛也不是眼睛,手和脚都不知道往哪放。

这种局促持续到第二天早上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被剥去了衣服,仅着一条内裤被缚着双手绑在床栏上时,终于转化为了无以言喻的震惊。

Tbc.

这篇很短 不会写很长 因为他们俩在原著里已经有非常完整的事业线 所以涉及事业向的paro就开心玩玩过瘾就行 

其实这是情人节主页活动的投稿 但是我没能力 现在还没写到情人节的主题 我是不是赶不上20号了()

评论(5)

热度(72)

  1. 沁绾岚戈就说了不是僵尸粉了 转载了此文字